重读胡经之的《文艺美学》

重读胡经之的《文艺美学》

胡敬志教授的《文学美学》第一版于1989年11月出版,1999年再版。胡敬志教授以“文学美学”为开创性工作,创立了文学美学二级学科。文艺美学对文艺美学具有重要的价值。这也是研究中国文学理论知识领域、合法性和产生机制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这也是反映当时中国文学理论知识生产特点的一个重要例子。在研究方法上,为了避免陷入“本质主义”的思维和判断模式,避免文学理论知识生产领域与自治领域之间僵化、武断的二元对立,重视知识生产的历史性、地域性、实用性和语境性。

从知识社会学的理论视角,对胡敬之《文学美学》(第1版,第1版)中所有引用的注释进行统计分析。通过对资料的分析,认为文艺美学在半自主知识领域具有明显的地位,是半自主知识产生机制的典型产物。其特点是:文艺美学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漠不关心。(1)文学理论知识产生的新变化;(1)回顾民国初期(1949-1979)文学理论知识的话语,文学理论知识的产生处于他律领域,文学理论知识的整体产生直接受到社会和历史的影响。

当时的政治条件,尤其是政治思想因素对当时文学知识生产的直接影响。之前。在他所统治的知识领域,他律理论和工具主义文学理论必将成为这一时期的主导理论。文革结束后,改革开放开始了。随着政策的放松和调整,文学理论知识的产生开始脱离其他文学领域,文学理论知识的产生者试图使文学理论知识的产生自主。文学理论知识生产模式发生了新的变化,知识生产者获取知识合法性的理论策略也随之调整。西方唯美主义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知识生产者借用西方唯美主义的理论资源作为当时新知识启蒙的重要因素和手段。因此,西方唯美主义成为确立知识分子新合法性的重要话语资源。由于当时文学理论知识研究中的本质主义倾向,“意识形态”和“美学(美学)”被机械地划分为不可调和的二元对立,因此文学美学因素的确定必须站在文学意识形态因素的对立面。这一时期,文学艺术自主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出现了一系列主张西方唯美主义和中国传统主义的文学理论教材。由于知识生产者对知识场自治的追求,新启蒙知识的合法性,以及对知识场的抵制惯性,使得知识生产者在文学理论产生中的政治思想因素被积极忽视和回避。

胡敬志教授的文艺美学是西方美学教科书的典型代表。显然,胡敬之教授对西方唯美主义的大力提倡,必然会在文学知识的产生中排除政治思想因素。马克思主义经典文学理论的故意失明、对其治学领域的明显偏离、对政治思想因素的排斥,都体现在文艺美学中。2。对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的盲目。为了突出这一时期胡敬之教授文学美学中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的显著变化,本文将其与新中国前期思想知识生产机制下的文学理论教科书进行了比较,具体以1964年版《基本原理》为例。

作为代表性的文献,由该小组编辑。引用对象。在集团编辑的《文学基本原理》中,“毛泽东的作品是全书引用最多的作品。全书注释引用毛泽东著作141次,占全书注释总数的17.2%。平均每3.7页就有一篇毛泽东著作的注释。在共和国早期的其他统治知识领域,由于政治因素的直接干扰和意识形态的影响,必须涉及到毛泽东著作的理论资源。只有顺应当时意识形态的知识模式,才能获得意识形态的合法地位。在《文学基本原理》中,毛泽东著作的引用率为17.2%。

与此相反,胡敬之的“文学美学”没有引用毛泽东作品中的任何章节,表现出一种积极的盲目性。_看看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经典著作。这本书引用了马克思和恩格斯103次,占注释总数的12.6%。列宁的作品被引用44次,占纸币总量的5.3%。与具体数据相比,胡敬之的文学美学中,马克思恩格斯经典的引用次数仅为8次,占总引用次数的2.2%。其中,“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被引用最多,引用次数为3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共被引用两次。

引用列宁的全部著作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列宁的文艺作品只有一次被引用,仅占总报价的0.2%。经过比较,可以说,与文学基本原理对马克思主义经典文学理论的积极性相比,胡敬之教授的文艺美学几乎与马克思主义经典文学理论的态度无关。再看看俄罗斯、苏联和东欧文学理论的引文,它们与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有着密切的联系。俄苏东欧文学理论家和作家引用41次,占总数的11.4%。其中高尔基引用次数最多,共引用7次,其次是爱因斯坦引用3次,彼得罗夫斯基引用4次,托尔斯泰引用4次,托尔斯泰引用4次。

虽然这一比例远远高于《人与毛泽东经》在全书中的引文比例,但全书的引文数量一般不大。即使把《人经》引文、列宁著作和俄苏东欧文学理论的引文数量结合起来,也只占引文总数的13%。不用说,整本书根本没有引用毛泽东著作和斯大林著作的任何理论资源。(3)知识生产者与政治力量的勾结;(3)有趣的是,胡敬志教授在《文学美学》中提到,“无论是西方美学、文学艺术,还是中国传统美学、文学艺术,都是我们唯一的理论资料;美学与文学艺术的比较研究国内外只有马克思主义大师的建设和发展。

义美学的重要手段和文艺不是目的本身。通过对外国美学与文艺的比较研究,我们可以从中外美学与文艺的宝贵东西中学习,以期建设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美学与文艺。2。建立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但很少引用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的理论资源,而不提及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的经典著作,似乎产生了胡敬志教授的一些悖论。文艺美学似乎只是对政治思想因素的一种肤浅的背离,并没有完全摆脱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束缚。然而,事实上,对马克思主义经典文学理论的明显故意偏离和回避并不意味着文学理论的知识生产机制是完全自主的。

事实上,当时的文学领域仍具有其他治理领域的性质。文学理论生产者对文学理论知识生产自主性的要求,实际上是适应当时政治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运动的需要。文学理论知识生产所谓的“自主性”,正是当时知识生产者与政治力量相互勾结的产物。从布迪厄知识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与政治思想密切相关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显然被知识生产者所抛弃。事实上,知识生产者在新时代获得新的合法性是一种手段和策略。它是文学美学中文学理论知识生产的重要原则,在当时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竞争习惯。

文学知识生产的具体实施已被政治力量默许。以新启蒙为特征的知识生产合法性的确立,依赖于当时政治、意识形态等诸多复杂的社会因素。因此,可以将这一时期的知识场定义为半自治场,将知识生产机制定义为半自治知识生产机制。参考文献1-zhiyu。群体编辑的《社会学对文学基本原则的思考》(1964年版)。文学与艺术研究,2008(9)。2胡敬志。文艺美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前言。。

Back To Top